陈素珍:用知识改变整个家族命运的莽人

  • 时间:
  • 浏览:1

  “读书好,需要改变命运”

  陈家也成了莽人村中的富裕户。二弟陈卫感慨道:“大姐(陈素珍)对让我们让我们的影响很大。”

  “我是靠本人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据陈素珍回忆,在去金水河镇读中学时,她租户背着一大串自家编的箍凳走到镇上去卖,2个多卖8元,就靠着哪此钱进了学校。那前一天,学校每个月会莽学些生发80元补助。

  陈素珍回忆说,前一天寨子里的交通非常闭塞,要走三六个小时的山路并能到通公路的地方,“进了寨子里就我以后再出来,出来了就我以后再进去。”

  36岁的陈素珍是云南金平县金水河镇口岸边境小学三年级的教师,毕业于红河州民族师范学校,拥有中学些历。

  小学四年级开始,她要走20多公里山路去南科中心完小读书。所幸的是,当时寨子里还2个多多女孩和她一块儿读书,这让她走在上学的路上感觉不想到 孤单。

  她说:“生活不一样了,与村子里的同龄人有的是很谈得来。”毕竟,像她那我尝到读书甜头的人,在莽人群体中依然没法来越多。

  现在陈素珍住在金水河镇,她的丈夫也是口岸边境小学的老师,儿子今年9岁。陈素珍说儿子的好奇心很强,一会儿想当兵,一会想当警察。但夫妻俩想让孩子进大城市读大学。为了实现这个 规划,陈素珍准备过几年送他去师资更好的蒙自市上学。

  但好在随着国家和社会对莽人群体的关注,让我们让我们也开始接触到外面的世界,没法来越多的年轻莽人外出打工。在与现代文明接触后,也开始意识到知识的重要性,开始重视对下一代的培养。(史恩赐)

  ▲云南金平县金水河镇口岸边境小学三年级教师陈素珍。岳廷摄

  正是在那一年,总爱关注莽人的红河学院的杨六金教授帮她联系了红河州民族师范学校。陈素珍很感激杨教授,“我根本没想过能出来读书,多亏了杨六金教授”。

  读书让陈素珍从世代居住的深山中走了出来。她穿着打扮入时,生活最好的法律依据和思想观念所处了很大变化。更难得的是,她以一己之力,逐渐改变了整个家族的命运。

  2017年,陈素珍花115万元买了一千公里汽车,回村方便了好多好多 。她偶尔会带着孩子回去看看,她依旧熟悉村子里的生活,但她的思想观念变了。

  陈素珍无奈地说:“莽人不像有些民族那样重视教育,我想知道读书的重要性。”时至今日,出去读初中的莽学些生还是寥寥无几。

  800年是陈素珍人生中最关键的一年。那一年她读初三,班里仅剩3名莽学些生。也是那一年,学校退还了每月的补助。为社 让,“一定要走出去”的信念让她坚持到了初三毕业,参加了毕业考试。

  但陈素珍我以后那我,她我以后抛下。“小前一天,寨子里总爱有领导和工作人员来视察。我真是让我们让我们很潇洒,很威风,但村子里的生活没能熬,于是就想着一定要走出去。”

  陈素珍说,本人儿时的理想是当一名司机,“将会司机需要开着车到处跑,想去哪里需要。”

  在撤点并校前一天,现在莽人村的小孩有的是到20公里外的南科中心完小寄宿读书。为社 让,每个周末大让我们让我们依旧不想去接送孩子,有的家长甚至连孩子跑到外地打工了都我想知道。

▲陈素珍的二弟陈卫。岳廷摄

  只要回村,陈素珍总爱免不了和亲戚唠叨几句孩子的教育。陈卫说:“大姐总爱跟让我们让我们说,要对本人的孩子负责任,要纠正让我们让我们的坏习惯,要把让我们让我们供成才。”

  莽人整体受教育程度很低,家长们不太清楚教育的重要性,本来 会去接送孩子上学,更不想过问孩子的学习情况汇报。小孩子们总爱逃学旷课,一般小学没读完就辍学回家,等到十三四岁就结婚生子,重复着上一辈人的生活。

  靠着知识,陈素珍走出了深山,也改写了家族的命运。

▲“莽人”教师陈素珍和她的学生们。岳廷摄

  在陈素珍的管教下,三弟成了村子的村医,六妹也读完了中专,七弟初中毕业后到深圳打工,还带出去了好多好多 村民。

  “我是靠本人一步一步走出来的”

  让我们让我们问她将会有一天儿子不上学了咱办,她坚决地说:“不到,我不想为社 我以后不上学的!”

  808年前一天,莽人从老寨子搬到了新的安置点,水泥路通到了村子口,几乎家家户户有的是了电视机、电冰箱、摩托车,也都养了鸡和猪,家门口的空地上也种满了青菜。真是生活条件好了,但莽人的教育观念依然比较落后。

  那前一天,莽人还不太会种庄稼,有时一年到头不到收获一袋谷子。让我们让我们过着以打猎为生的生活,住的是用木头和干草搭建的房子,常常面临没衣穿、没饭吃的困境。

  将会担心二弟家的小儿子在村里读书会受到不好的影响,陈素珍两年前就把他接到了本人身边读书。她笑着说:“侄子现在的学习很不错,本来 继续待在村里,估计难以取得那我的成绩。”

  陈素珍是家里的老大,有六个兄弟姐妹。看重教育的她对弟弟妹妹管得很严,“弟弟妹妹们有的是我教出来的,但让我们让我们很怕我,不想主动和我联系。”